繁体版

春辉武台 共沐繁荣

2018-11-22 10:42来源:常州市台办字号:       转发 打印

  江苏省台办政府网站11月22日讯 今年是祖国大陆改革开放40周年。40年风雨征程,中华民族不断创造了奇迹,也实现了从“赶上时代”到“引领时代”的伟大跨越。 

  我,1961年出生在台湾。祖父刘玉章在岛内算是知名人士,他毕业于黄埔军校四期,早年随国民革命军南征北讨,在抗战中立下赫赫战功,人称“常胜将军”。祖父曾参加过台儿庄战役、古北口抗战、长城抗战、武汉会战、长沙会战等大战,任国民党52军军长时曾到越南接受日本投降。1949年,大陆解放,祖父随蒋介石去了台湾。 

  身为刘家的长孙,我对祖父素来敬仰,在成长过程中,也得到长辈亲人更多的爱,但或许是受爷爷的影响,年轻的我常常想自己出来打拼。1984年,我拒绝家族给我的照顾,凭着自身实力考进一家日资公司。凭着一股干劲和扎实的技术功底,连续攻克新技术难关,进公司不到三个月,就获邀多次参加公司最高层级的技改研发会议,让台籍干部挺直了腰杆! 

  1988年,我随家人赴美生活,一切从零开始。从技术员蓝领,用两年不到的时间,成为副厂长。后来因缘际会进入边贸行业,在墨西哥创业,我抓住机遇,有了自己的保税仓库,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 

  1978年,祖国大陆改革开放。1979年元旦的《告台湾同胞书》,让不少台商动了心,逐渐迈出到祖国大陆“试水的第一步”。我虽身在海外,却感受到祖国改革开放的大潮,也感觉到了商机。1993年,我回到祖国创业,先到了无锡,在市郊的硕放镇(现属新吴区空港产业园)开了家文具礼品公司。2002年,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常州武进,从此,就在雪堰扎下了根。 

  回想在武进创业的点点滴滴,初期真是两眼一抹黑,连生活都很难适应。当时的漕桥工业园区还是一片农田,进出园区也只有短短的一条水泥路。当时,我公司是园区第一家台资企业。有感于当地政府的坦诚,我毅然决定投资,并于当年洽谈,当年签约,当年开工,创造了“武进速度”,这些都是我走过许多地方不曾有过的体会。创业伊始,我一方面抓好企业内部的生产管理,另一方面亲自赴昆山、东莞等地洽谈业务,并常常向周围的台商介绍武进良好的投资环境,带动他们一起到武进创业。常州宏达益股份有限公司即是经我介绍而落户武进的一家台企。 

  创业初期,我们和大多数台商相似,主要以经营传统加工制造业为主,兼从事一些两岸三地的贸易业务。刚进入大陆市场时,还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,再加上人员工资、土地成本均较台湾有更多的优势。记得那时普通员工的月薪是280元人民币,而台湾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员工月薪就达到5000元-6000元左右。近些年,随着大陆经济向高质量发展,台资企业也面临转型升级。公司积极进行技术更新改造,投产技术装备,产品吸引了日本索尼、美国华尔等客户的青睐。鉴于良好的发展前景,公司又创办了瑞发科技有限公司,以进一步拓展研发投资高新技术项目,服务企业转型升级。正是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下,一步步发展,现已有数家企业年产值接近2亿,虽称不上大企业,也算“小有成就”。 

  转眼,我来江苏创业已经整整25个年头。二十五载,江苏给予了我时间和成长,从初期的惴惴不安到如今的融入融合。在大陆改革开放的浪潮中,我是其中的参与者、见证者、贡献者,更是受益者。在江苏,我走过中山陵、太湖湾,感受了历史的厚重和水乡的丰美;在常州,我见证她从江南鱼米沃田成长为现代制造业基地;在武进,我目睹她从农业大县到工业强区的华丽转变。二十五年,我和一起前来的台胞共同见证了武进的繁荣发展;二十五年,我也收获了创业的成功与转型的煎熬…… 

  二十多年创业之路一路走来,我时常告诫自己,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做一些对他人、对社会有益的事情,所以始终积极参与全国台企联、以及市区两级台协的相关活动。2017年11月,在澳门成立常州联谊会之际,我因武进统战的推荐担任副会长一职。今后,我也将进一步发挥桥梁纽带作用,尽己之力,服务好台商、澳商,服务苏澳园区的建设;尽己之责,履行一个企业家应尽的社会义务。 

  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讲过,“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”。今天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由中国共产党带领大家来实现,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为之努力奋斗,这也是历史赋予全体炎黄子孙的荣耀与机会。海峡两岸的中国人,都应拧成一股绳,为我们自己,为我们的子孙后代,共创属于两岸中国人的光明未来。(武进区台办) 

    

  作者:刘中兴 全国台企联理事、常州市台协会执行会长、澳门常州联谊会副会长、常州市武进区台资企业联谊会会长、常州瑞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